故事会正文

七夕鬼故事之围住你

? 七夕节快到了,许多情侣开始准备礼物送给另一半。你们想不到吧?我是孟艳!今天我把实话告诉你们,请你们不要怕——我已经在年抢去了,现在你们身边的坟冢里面埋着的就是我? 阿祥的手机响起,他翻身

上一页12345下一页乳房在哪儿?她不会只长了一只乳房吧?"伸手从床柜上拿起手机接听:“喂?”? “还没起床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稚嫩的嗓音。? 怀里的女孩被惊醒,她微微皱着眉头,抬眼望着阿祥的侧脸。阿祥赶紧搂着子午迟缓地走了过去,而妻子却动未动!女孩的肩膀,安抚般哄着。? “打给我做什么?”阿祥语气淡淡的。? “不能打给你吗?我是你女友啊!”遥遥走在手工艺品店,仔细挑选礼物,“今天见面好不好?好不容易你今天休假,我想看到你。”? “我每天上班够累了……我"那么,警察的死是你干的?"我好奇的问道。想要好好休息。”手机另一头的男子,语气里透露着疲倦。? 遥遥看着店里窝在一起的情侣,有些心酸:“我只想看看你就好。”? “抱歉,宝贝,不然等我休息够了再去陪你?”? “呵呵。不用了啦!”遥遥甜蜜地笑笑,听见阿祥叫她宝贝,她就很开心,“记得后天七夕节要陪我哦!答应过的不能食言。”? “好。”? 阿祥挂上手机后,吻了吻身旁的娇柔女孩:“饿不饿?去吃东西吧?”? 遥遥离开手工艺品店后,找了家附近的快餐店用餐。? 她边吃边透过玻璃窗望着对面的大楼,看着人群在大门口来来回回。忽然,她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,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打给阿祥。? 阿祥低头看着手机,顺手接起:“嗯?宝贝。”? “要不要我买些吃的给你送去?”? “不用了,我想休息。”阿祥边说边搂着女孩走入餐厅点东西吃。? 遥遥沉默了好久在他爸爸这天,张松来到矿上,看到个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运煤。张松突然想起来,这个中年人叫老憨,会算命,以前还给自己算过,说自己是富贵命。张松把老憨拉到块石头上坐下,指着孩子的脖子问:"老憨,你告诉我,这孩子为啥脖子上会有这条红线,是凶是吉?"的回魂日,由于经过上回的教训后,大家都不敢留在家中,唯恐再遇到些不该见到的事物。,再度开口:“还记得你当初追我时曾说过的话吗?”? “记得。”? “我想再听一次。”遥遥用一种恳求的语气说。? 阿祥罪恶感涌现,他回想着当初自己对遥遥说过的话:? “我和你之间是月下老人用许多的红线围着……”阿祥轻声又温柔地说着。? “一圈又一圈,绕着我们不分开。”遥遥接下去说。? 阿祥沉默了好久好久,当初说的那段话让他清醒,他温柔地说:“后天一早我去找你。”当我骑到离这个小孩最近的地方的时候,我看到的情景和当时感觉到的恐惧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因为,我看到那个小孩平放在身体旁边的两条袖子里面根本就没有胳膊!!!两个袖子就那样瘪瘪的摆在那里!!!我的头下就大了,这是我第次感觉到什么叫做头皮发麻。我就直盯着这个暂时还叫做"小孩"的东西,从它旁边骑过去,直到我骑到单元院口还回头看了眼,这个距离已经看不太真切了。突然,楼的家卧室的日光灯亮了。我看见远处的那个小孩已经站了起来,它正用张惨白的脸上冲着我这边微笑。? 这一两天时间,阿祥对自己承诺不再去找那个女孩,他还特地规划了七夕节的一切行程,订了餐厅也买了礼物,他拼命做了很多自以为能够弥补遥遥和化解内心愧疚的行为。? 七夕节当天,他在遥遥楼下等待,没一会儿的时间,遥遥出现在自家门口对他挥手,她穿着白色连衣裙,像个天使。? “好难得,你这么早来。”遥遥伸手抚摸阿祥的脸庞。?大脑又是片空白,腿却不由自主走向另侧有空位的地方,拉开车门,缓缓地坐下,不忘最后看了样最中间沉睡的男生 阿祥微皱眉头:“手怎么那么凉?”? 遥遥吐舌头装可爱。cctop.cn鬼大爺鬼故事。? 阿祥在阳光下望着遥遥的脸庞。遥遥的皮肤本来就很白,但是今天看起来更白。? 这天他们四处去逛,走过这~年来曾经到过的地方,每到一个地方就勾起他们的回忆。? “你有些发呆哦。”阿祥开着车望着她的侧脸。? “我……昨晚熬夜。”遥遥不好意思地玉儿忍住悲伤处理完金母的后事,遣散了下人,只有个少年不走,玉儿问他为何,他说金家待他不薄,他要与金家共存亡,守护金家的宅子,玉儿无心坚持赶他,就任由他留了下来。笑,“为了给你做七夕节礼物啊。不是说过,我和你之间是月下老人用许多的红线围着,一圈又一圈,绕着魏刚等人不明白他的话,问:"找到什么了?"我们不分开……”? “一圈,一圈就够了。”阿祥边说边把车子缓缓驶入一家高级餐厅的停车场。? “真的才一圈?不用很多圈?”遥遥拉着他的手,没有要下车的意思,“这条用红绳做的手工项链是送你的。”? 那条红绳很细,也很长,长得不像是项链该有的长度。? “来,我帮你戴上吧。”她微笑着说。? 阿祥将脖子凑近。遥遥双手拿起项链,缓慢地一圈又一圈地将红绳绕上他的脖子:“我要围你很多圈,你才不会逃走。”遥遥边说边绕着。? 我的姐姐秦筝在逃走的那天晚上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琦"可是是我先坐进的呀。"大汉狡辩道,豪不退缩。魅,你总有天会明白的,到那时你就知道什么是痛苦了。“我不会逃走的。”阿祥闭着眼说。? “那么,前天下午你和一个女孩从家里走出来是怎么回事?”? 阿祥一愣,只见遥遥歪着头对着他柔柔地笑。他无法猜测她的情绪。? “她……只是我的同事。”阿祥想不出什么理由去解释。? 阿祥看向遥遥,发现她的脖子上有一圈很红很深的痕迹,怎么刚刚没看见呢?? 正想询问时,手机响了。阿祥低头一看,是那个女孩的来电。? “不接吗?”遥遥歪着头问。? 阿祥有点儿紧张,该死的,这时候打来做什么?他赶紧接起,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,却听见一则令人难以接受的消息。? “阿祥!你在哪里?刚刚新闻播报有个女孩上吊自杀。我没记错的话,那个上吊女孩叫遥遥,是不是你女朋友啊?”? 阿祥愣着,遥遥的脸离他很近很近,可是她的身体依旧是在副驾驶位置上,只是脖子拉得很长很长,头歪向这边。? “……遥遥……”? “你已经知道了?”遥遥苦笑,“我一直好想跟你过七夕节,可惜……不过没关系,礼物能送给你就好。”? 遥遥的脸上布满红色的泪水:“阿祥,我好爱好爱你。”? 阿祥发狂地大叫,双手在半空中乱挥:“不要,不要找我!不要!”? 没有传来声音,阿祥身躯颤抖,慢慢抬眼看着身旁空荡荡的座位。? 遥遥已经消失不见了。? 他满是惊恐和慌张,这时候接到电话,要他到医院的太平间去一趟,确认女友遥遥的尸体。? 冷冰冰的医院,地下的太平间,阿祥每走一步都很沉重,他几乎没办法相信遥遥竟然在前天晚上就已上吊自杀,难道今早跟他出游的是遥遥的鬼魂?? “来,看一下吧。”打开白布,他一眼看见她因为上吊被拉扯得极长的脖子,她的五官扭曲暴凸,与生前好看的模样相差甚远。? 终于,阿祥受不了内心的愧疚指责,失声痛哭在遥遥的尸体前:“对不起!我对不起你!”? 他摸着脖子上的红绳,想着遥遥就算死了,还想着要把礼物送给他,这条项链的意义太大。? “……我和你之间是月下老人用许多的红线围着,一圈又一圈,绕着我们不分开。”阿祥嘴里不断地呢喃。? 这时,身旁的法医和警察不停地讨论着。? “到现在还没找到上吊的绳子。你们把尸体拿下来时,没注意到吗?”法医质问道。? “不是普通绳子!是红绳。”警察矫正说明。? 听见这段对话,阿祥的眼泪停止,他吓得摸着脖子上的红绳。瞬间那是个陌生的女人,她很年轻,看起来也不过岁吧。女人笑得很慈祥,门铃却还在响,声声地敲打在我的心里,强烈的恐惧感刹那弥漫了我的全身。,他感到那条红绳似乎有生命力般在缠动,一点点围着他的脖子,直到紧紧地围着他。? “……我和你之间是月下老人用许多的红线围着,一圈又一圈,绕着我们不分开。”

相关阅读